沈炼这个人设特别苏

一个沙雕为爱发电

呜呜呜呜给蜘蛛侠平行宇宙终于看完啦!!!

超棒!!!是我看过最棒的动画电影!!!场景和打斗场面做的特别酷!!!










斯坦李老爷子出现说 穿着穿着就合适了  的时候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后来有pp死亡的一段场面我当时都快哭死了 最重要的是小黑蛛最后抓住了格温的手 算是补了超凡蜘蛛侠的一把大刀吧

还有就是虫叔超可爱好吗!!!什么小肚腩一个人在浴缸里哭哭完继续拯救世界 这是什么可爱设定啊!!!

最后就是觉得其实蜘蛛侠系列的电影重点不是有没有拯救世界而是 蜘蛛侠成长的过程和他们失去的东西 其实很戳泪点的

我爱格温!!!我爱迈尔斯!!!他们太可爱了


我为自己深深感到不幸的是生而为人 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是不幸的现实版签名 从十厘米到一百六十厘米 未改变的是一种高度


卧槽我一直期待这俩老人同框来着…为啥不能满足我这一个小小的愿望……

老邓在镜子跟前流眼泪的时候我简直难受了…

刀尖舔糖…唉

最后GG说那个男孩是叫什么什么邓布利多是什么意思啊…


最近都是些什么神仙cp啊
我是沙雕

洛尘。:

求求你们能转发就转发
占tag致歉
求求所有太太都要好好的
我们还期待你们写文,画画
请你们一定一定要好好的
稳住,我们能赢
我还期待你们回来

今天去看毒液啦 卧槽毒液和埃迪也太甜了吧!!!这哪是英雄片啊这明明是爱情片啊好嘛 埃迪和毒液的爱情故事1551

还有那个毒液在安妮身上跟埃迪接吻卧槽这个还不是爱情嘛

然后毒液又老是跟埃迪说什么我喜欢你我爱你 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能治好你 我想拯救地球都是因为你啊 之类的

妈的太甜了吧


当时就我跟我旁边两个小哥哥一直等彩蛋……等到片尾曲放完才发现第二个彩蛋直接被掐掉了……1551


我不管!!!毒埃锁死了他们太甜了!!!


【邪簇】慎入 虐的死去活来的一小段

黎簇觉得自己现在好累,但是却有一种解脱了的轻松,只是眼前的吴邪,说什么,做什么,渐渐听不到了,看不到了。
天亮了,吴邪知道黎簇再也不会痛了。

如果有更多的时间,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吴邪放在上衣口袋里的烟盒里有张纸条:傻逼吴邪,别抽了。

【欺诈组】 (一) 大概是一个年少相遇多日后重逢的故事

【欺诈组】 有BUG欢迎随时指出  求不杠
(一)
克利切躲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他看着那些路过的男男女女,要么是大腹便便的官员,要么是穿金戴银的贵族小姐。
乞丐从来不会到这乞讨,因为他们都被赶出去了。
阳光照在那些价值不菲的饰品,反射出耀眼的光让克利切的眼睛感到极度不适。
但他必须等待,直到他偷走随便哪个倒霉蛋身上的钱袋。
他需要钱。
克利切打量着过路的行人,在心里暗自盘算着,这个人不行,他身边有保镖和仆从,偷他的钱显然是愚蠢的。克利切摸了摸自己的左眼,他可不想变成一个彻底的瞎子。
克利切看到了一个男人,体型和克利切相仿,也许比他更强壮一点,带着高高的帽子,穿的很是体面,至少他该是个绅士,克利切想。
如果偷他的话被发现了方便自己逃跑,因为只有他一个人,至少他不会打瞎自己的另一只眼睛。
男人在向那条小巷子靠近。
在向克利切靠近。
摸走他的钱袋跑就行了。克利是切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谁知男人出手竟然比克利切还迅速,一把抓住克利切的手腕把他摁在了冰冷的墙上。
男人摘下帽子,对着克利切露出一个很标准的笑容“还记得我吗?小克利切?”
克利切满脑子空白,他想不到会这样。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根本没见过你!”
克利切使劲挣扎着,但根本没用,男人的力气太大了。
“小克利切,没想到再见面你就这样对我,真是绝情啊。”男人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混蛋!”
“你不认识我,那为什么会有我的名片呢?”
男人从克利切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已经破损的名片,上面的赫然是他的名字“瑟维”
“说起来,那天我们也是在这见到的呢。”

是的,并且度过了一个还算愉快的下午。

当时克利切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瑟维也不过是一个十八刚出头的青年人。
他们在那个下午的遇见和今天如此相似。
克利切因为同样的原因盯上了瑟维的钱包,而瑟维也同样毫不费力就制服了克利切。
“喂,你出手这么慢还好意思做小偷?”瑟维嘲笑他。
“我才不是!…我会慢慢练的…”克利切很大声的说,但是越说越心虚,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瑟维笑开了“你这个小偷真有意思。”
“你才有意思呢…”克利切小小声嘟囔。
“走吧。”瑟维拉起克利切的一只手。
“棉花糖还是巧克力?”
“什么?”克利切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不喜欢啊,我觉得巧克力还蛮好吃额的,就是太甜了。”
“这个不是重点啦!”克利切几乎急得跳脚“哪有人会在抓到小偷之后还请他吃东西的?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把我送去警察局吗?”
“你还真是有趣啊,哪有小偷被别人抓住之后主动要求去警察啊?”瑟维捏着克利切的脸颊肆无忌惮的大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克利切急忙连连摆手。
“那就走吧。”
瑟维带着克利切疯玩了一个下午,他们去河里游了泳,在草坪上喂鸽子,一起都弄路边的小猫。
黄昏的阳光洒在草坪上,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克利切和瑟维坐在岸边,克利切小心翼翼尝了一口瑟维买的咖啡,被苦的脸都皱在一起,“这个这么苦啊,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
瑟维被他的表情逗的笑得合不拢嘴“小孩子还是喝牛奶吧。”他把温热的牛奶瓶递给克利切,自己接过了那杯咖啡。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很成熟了。”克利切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啊,我得走了。”瑟维看了一眼手表。“你接下来去哪?回家吗?”上午的小偷在瑟维眼里已经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孩子。
“我是孤儿,我没有家。”克利切说这话的时候眼圈有点泛红。“上午对不起,偷了你的钱,我太饿了。”
“没关系的,你不也没偷到吗。”瑟维安慰他。
“喂!哪有你这么安慰人的!”
“别生气了,巧克力还要吗?”
“当然要啊!”克利切理直气壮。
还是个小孩子呢,瑟维想。
那天瑟维走的时候把一张名片塞到了克利切的上衣兜里。

之后克利切从兜里翻出瑟维给的巧克力,他舍不得一次吃完,他就一小块一小块的吃了好多天。
还有瑟维给的牛奶,克利切把牛奶喝完了,但是却把牛奶瓶留了下来,他想如果以后见不到瑟维了,一看到这个瓶子就能想起来他。
瑟维塞给他的名片他也没丢,一直装在上衣口袋里,尽管已经有些破损了。

“瑟维?”克利切一惊,没想到会是他。
“是我。”瑟维又笑了。

最后皮一下
Q:老瑟维笑了几声?

(本人用心产粮,为爱发电)

【邪簇】喝牛奶 日常吧大概

【邪簇】喝牛奶

很早之前看过原著 剧版的还没看完 顺便秦老师真好看啊

黎簇坐在书桌前抓耳挠腮
不会做啊不会做 太几把难了

吴邪进来把一杯牛奶放在黎簇的桌子上“小朋友,喝完再写。”
“我不喝我不喝我不喝。”黎簇继续抓耳挠腮,看都不看吴邪一眼。
“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快点喝完我要去洗杯子。”
“都说了不喝就是不喝!”
“哎你说你这个小朋友怎么就那么讨厌牛奶呢?”吴邪在杯子边上轻轻抿了一口,“挺好喝的啊。”
“讨厌、恶心、不喜欢。”黎簇一字一顿的说道“还是留着您老自己喝吧。”
“不行,我煮了两杯,一个人喝不完。”
黎簇把手中的笔撂下“你让我喝就算了,你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干嘛喝牛奶?”
吴邪轻轻笑了“长个子啊。”眼睛眯起来像只狡猾的狐狸。
“傻逼吴邪。”黎簇翻白眼,“你脸呢?”
“小朋友,说脏话是不对的。”吴邪狠狠揉了几把黎簇的头发。
“喂喂喂,你再揉我头我就翻脸了。”
黎簇一面护住自己的头发一面去够吴邪的手。
可惜够不着。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赶紧喝完睡觉。”
“能不能不喝,吴邪哥哥…”黎簇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企图撒娇,“牛奶真的好难喝…”
“没用。”
“那这样呢?”黎簇趁牛奶不注意站起来往吴邪脸上“吧唧”一口。
“每天这样,你不累啊。”吴邪无奈地自己喝了一口牛奶然后拽过黎簇喂给他。
“唔…”
黎簇被这个吻惊的半天没缓过来。
等他把吴邪喂的那口牛奶咽下去后甩给吴邪同样的话“每天这样你不累啊!”
“谁让小朋友不听话呢,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都不要!吴邪大变态!”
“骂人也没用。”
吴邪有用同样的方式喂了一口。
“算了算了我喝还不行吗。”
黎簇腾出一只手挡在两人之间“可别再亲我了,腻歪的慌。”
“好啊,你乖就好。”

宁弈X珠茵 咳……这个粮可能噎得慌 慎入

其实有没有人觉得如果宁弈和珠茵姐姐在一起会很甜吗…我超想磕这对啊…(小声逼逼

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两个人相视一笑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或者想要什么,平时默契更是不用说,大家性子合得来;你为我织锦,我为你束发。

过平常生活就好,偶尔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倒也算增添情趣。

俏皮话无需解释,一个眼神或者勾起的嘴角就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梗。

像故友却又亲于故友。

大家都是美人,暗送秋波眉目传情,或是抿唇轻笑温言软语。

你是我的温柔乡 而你是我的避风港。

相处时毫不费力,我比故友要爱你。

煮茶赏月,饮酒作词。

我会陪你看遍天下名山大川。